优游

玉文化—虔诚的玉崇拜(二)
日期:2021-11-04 浏览:0次 
玉文化—虔诚的玉崇拜(二)

《尚书》中有许多关于玉乐器的记载:“望曰,嘉击鸣球,搏柑琴瑟,以咏。”(《虞书●益稷》)“厥贡谬铁银接磐磐。”《夏书●禹贡》广鸣球”及“谬’皆古玉磐之名,是为古代玉乐器之例证。

《山海经》中亦有多处关于“磐石”的记载。书中凡有记载之处,多与“厚厚之玉”、“青碧”、“珠玉”同出。石质的音色总没有玉石的音色来得好,古人本来玉石难分,磐石的要求不会等同于普通的玉石。古乐,我们不能不尊为玉振之声。

1978年湖北随县出土楚惠玉时代(距今2400年)8种124件古代乐器,其中就有一套32件石编磐。故宫博物院曾展出过多套玉磐。这种大规璜组合的玉石乐器的产生和发展,难道不是起源于那种原始玉石器的撞击和敲打吗?难道这种撞击敲打不就是古代华夏乐器的先声吗?我们的祖先对玉石音质的识别、鉴赏和运用,源远流长,而且,还赋予玉石很深的含义。《说文解字注》在解释“玉”字时,把玉音作为五德之一:“其声舒扬,专以远闻,智之方也。”因其音质悠扬悦耳传播久远,喻之为一种无上的智慧。管子亦曰:“叩之其音清搏彻远纯而不杀,辞也”。即是说敲击玉石,音响清越,节拍和谐,通达很远,仍然音色纯真而不衰退,这就是天然的乐章。这些论述已超越了音乐艺术的范畴,进人了思想道德的领域。我们暂且不管这些观点的出发点和作用如何,我们只是想指出:玉,它形成为一种乐器,在古乐器当中,不能不尊为祖师了。

玉石的色泽是美的,音质也确实是美的。唐代诗人潘存实有一首《赋得玉声如乐》赞曰:

表质自坚贞,因人一叩鸣。

静将金并响,妙与乐同声。

杏杏疑风送,洽洽似曲成。

韵含湘瑟切,音带舜弦清。

不独藏虹气,犹能畅物情。

后夔如为听,从此振琮睁。

该诗说得非常确切。玉音,在神话传说当中,大都作为上天神仙音乐的象征,玉音乐的作用是不可小视的。唐代名曲《霓裳羽衣曲》,是当时主要的宫廷舞曲,初名“婆罗门曲”,由西域经河西节度使杨敬述传人,唐明皇李隆基润色而成。但民间相传,乃认为是受玉音的启迪。按沈括《梦溪笔谈》的说法,唐明皇因思念贵妃玉环良苦,由方土叶法善引人月宫,时值深秋,难耐凄冷,不能久留,于是离开天宫而返人间,途经半天之上,尚闻仙乐,不绝于耳,及至归来,凭记忆作“霓裳羽衣”一曲。那唐明皇所听到的仙乐究竟是什么声音呢?

《全唐诗●郑隅集》做了最奇妙有趣的注脚:

蓬莱池上望秋月,万里无云悬清辉。

上皇夜半月中去,三十六宫愁不归。

月中秘乐天半间,丁珰玉石和坎昆。

震聪听览未终曲,却到人间迷是非。

原来,月宫的秘乐即是玉石叮当之音!这又不能不使人想到,有关玉音的优美传说难道不可以追本溯源到远古的玉石撞击吗?难道不可以认为和上古图腾活动中的巫乐是一脉相承的吗?在上古时代,原始歌舞和巫术礼仪还是混饨一体的,还是二而一的东西,及至进入到阶级社会以后,开始分化为上层建筑的两个独立部分。原始歌舞演变发展为“乐”,巫术礼仪演变发展为“礼”。一是文学艺术,一是行政典章。原始的图腾活动最终让位于文明古国的^***礼仪。在这漫长的发展岁月中,玉和玉器所发挥的作用,作为中国文化的开端,在史册中将永远放射着光辉。

4、玉文化和国家意识

玉崇拜和国家意识的产生有着非常密切的关联,玉文化和国家^***有一个融合的过程,不然,就不会在后世国家庙堂之上有玉光闪耀、玉振金声了。

在国家形成之前,文明社会逐渐形成。如文字的起源和应用,手玉业工匠和作坊的产生,宗教建筑和巫师的出现。在许许多多的文明现象当中,玉器作为古代的特种工艺品,有过特别引人注目的地位。成为文明社会中重要的社会现象之一。而玉文化和其他古代文化旧石文化、陶文化),亦伴随着古代国家形成,与当时的社会^***结合得尤为紧密。

伴随着私有制的产生和阶级对立的出现,玉器的制作更为繁多,使用更为广泛。玉,曾因为难得和稀有而作为财富的象征,它曾直接作为货币而流通于市场。当私有制产生的时候,当古代社会从原始公有制向着奴隶制过渡时,玉器是那时为数不多的重要奢侈品之一,自然要为社会上层所掠夺和占有,这是不难理解的。同时,财富炫耀是私有制形成以后产生的一种必然现象,炫耀的目的是为了象征其地位。谁掠夺和占有玉器的数量越多,则表明其所处的社会地位越高。自从有了私有制,也就有了人与人之间奴役和被奴役的关系,就发生了统治,没有统治就没有古代国家的建立。在原始意识形态下,利用鬼神思想来加强统治是那时的重要统治术。正如前面所介绍的那样,古人对玉的认识是和鬼神思想牢固地掺合在一起的,对玉的占有和掠夺是古代神权^***的需要。如果说,在原始社会或氏族社会的早期,人们制作玉器主要是出于一种人的本能需求,那么,到了私有制出现的时候,这种需求就为权术和奢欲所替代。随着阶级对立程度的加深,对玉制品的需求大大加剧了。

玉制品的大量制作和运用,是和金属工具的产生密切相关的。氏族社会晚期,金属工具得以发明和使用,玉制品的制作速度和技术水平大大提高,因而它的数量和石打石阶段人玉打磨比较起来,就大大的增加了,这样就具备了广泛应用于社会各个层面的物质条件。

私有制的产生和金属工具的运用,促进了玉器的大步发展。这一是因为社会的需要,二是因为生产的可能。当社会发展到这一步时,当玉器的生产发展到这一步时,人们赋予玉器更为丰富的内容。在这里我们要特别提醒读者注意,对玉器的这种观念,决不是某一个氏族、某一个部落联盟所独有的,它大大超越了氏族地域的界限。一部《山海经》,讲到了我国远古版图内之山山水水,其南、西、北、东、中山之经(绝大部分)皆以玉为何,这说明了什么?我们力求排除其怪诞之说,探求其理性之言,可以想象,在这么大的范围之内,人们以玉为共同信仰,作共同崇拜,这难道不可以认为是国家建立之初的意识现象么?当然,意识仅仅是人们头脑里的东西,这种意识的范围是什么?它究竟是属于个人的?团体的?还是国家的?这个问题只有在社会实际生活中表现出来,才能最终说就当时来说,这是其他任何有形艺术所不能替代的。玉器,作为特种工艺美术品,在现时当然主要用于艺术欣赏和保值收藏,但更重要的是其本身所具有的强烈的两重性。它既是实用品,又是艺术品。当作为工具、器物和财富使用时,它属于经济范畴;当它作为艺术品为人们所欣赏时,就能促使人产生联想、退想以至于幻想。于是关于玉的多种神奇观念一一包括符合人类善良愿望的观念,迎合统治者奢望的观念以及与此有关的各项习俗和规定,统统都产生出来了。玉,自它被人类发现以后,从来就没有停留在仅仅作为物质工具运用。古人类把玉料从石头中区分出来并加以提高的本身,就说明它和意识形态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玉器的产生一般来说还早于其他材料的工艺品,它最易于为上层建筑吸收和运用,客观上也只有它具有较早地登上^***舞台的条件。它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产出数量之大,使用地域之广,运用形式之高,社会理论之丰富,确实无其他物质可及。当时社会的各种文明最终汇成我国古代地域内的统一意识形态——国家意识时,曾经大量溶进了玉文化这个内容,并使其在实际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它和龙凤一样,曾经是号召的旗帜。总之,玉一经和国家意识融合起来,它便终于成为全民族心目^***同的信仰,并最终列入国家的典章制度。

Tags: 雅茗居 茶文化 茶叶问答 网络
文章编辑】【关闭】【收藏】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玉文化—虔诚的玉崇拜(一)

推荐阅读

图文欣赏

延伸阅读

相关主题

推荐文章

知识问答

雅茗居茶叶网 |茶友社区 | 茶叶知识 | | 茶友空间 | 茶叶交流 |
西安棋牌致远棋牌优乐江西麻将安卓版下载丹东棋牌众乐棋牌手游棋牌828棋牌官网